奔流的小城

时间:2016-09-21 09:48 来源:未知 作者:戴艳霞 点击:

背景:城镇化,是人口向城镇集中并由此推动城镇发展的过程。农村和城市工农差别、城乡差别和地区差别正在逐步缩小,但农民“被城镇化”、城镇化代价偏高等问题凸显。为此,走出一条不同于传统发展老路的、与新型工业化道路相呼应的、城镇协调发展乡共同繁荣的 “新型城镇化道路”来,势在必行。


奔流的小城

奔流的是河流,

怎么会是一座城?

没错,就是一座小城。

不信你看

那流动的绿色和星星。

一、奔跑的春天

长泰县,坐落于全国绿化率第一的福建省东南部,厦漳泉金三角的正中心,面积近900平方公里,是我国雄鸡版图大小的万分之一,接近热带的亚热带气候赐予了它常年不断的暖湿气流。这里的春天犹如童话,一年四季从不离开,全县森林覆盖率高达65.8%。各种绿色从春天奔跑到冬天,从大山跑到街道,从河岸跑到小村庄,浅浅的青色、浓郁的碧玉、深沉的苍翠,跑啊跑,自然地形成好看的层次,满目清新,心旷神怡。如果坐在车上游览整个县一星期,你一定会感叹又满腹狐疑,空气到处都这么好,我到底是在充满绿色的城市,还是在先进的农村?

这两个答案其实都对,又都不对。

行走于长泰的县城,能充分感受到小而精致的美,一种穿梭于大街小巷的清爽着实让人全身通透。县城最繁华的路段尽管人来车往,却全然没有烦人的汽车尾气,五排绿化,城区绿地率高达38.8%,在十字路口等红灯的间隙都能听小鸟轻唱两句,在转角拐个弯,就像从一副画走进另一副画里;这里没有特别高的高楼,十几层足以,精致的民居依山傍水,写字楼办公楼旁树荫浪漫,鸟鸣啾啾;在饭店下榻,第二天的清晨是被周围啾啾的小鸟叫醒的,之后沿着龙津溪,在迷人的龙津园散步,晨曦下欣赏不远处美丽的田野,看白鹭一群群飞过,是多么享受的事情啊。我不禁想到了一个词:“宜居”,还想给它编个打油诗,“城里有农田,景致处处仙。道旁树成林,溪岸变公园。”这里的城,不是生硬地建设,不追求夸张的浮华,是在充分考虑人的实际需要去长久地规划,软性地包容了人的建筑与自然的植物,让城市在自然环境的包围里不显得突兀,让人的发展顺应自然去延伸,让城镇化建设不招居民讨厌,不会令人产生想远离的念头,而是发自内心地喜欢,想一直住下来。这样的城,春天在植物的四季里变化,也在人的心里暖暖地流动。

长泰的农村,则是另一番景致。“中国慢客村”坐落在岩溪镇上蔡,一排排红瓦白墙的民房错落有致,房前屋后绿意盎然、花果飘香,村道干净整洁、树影婆娑,村里小桥流水、和谐安宁,这里率先开展了福建省村庄环境综合整治试点工作,曾获福建省小城镇综合改革建设试点综合考评一等奖。近年来,长泰县按照“城区拓展、城镇集聚、组团发展”的思路,加快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由集镇向周边延伸,通过改造整治旧村,建设宜居新村,推动镇区周边的中心村率先融入小城镇。有趣的是,慢客村还有蜗牛一样的“慢客精神”,叫你凡事慢一点,再慢一点,不要太快了。“慢道、慢亭、慢园、慢岛”自成一派,“慢”——慢客村的特色,与现代的快节奏背道而驰,却因此吸引了无数脚步匆匆的人。 “龙人古琴文化村”则是马洋溪生态旅游区的另一朵奇葩,中国重点文化建设项目,梧桐树下琴声缭绕,除了中国当代古琴大师的身影,我们还能看见村里“后坊小学”的小学生们正在学习当代正在崛起的古琴文化,成为第一批受益的小居民。隔壁的古山重村,千亩油菜花、满山遍野的桃花李花成为村民们的特色产业,小小的村道上是纷至沓来的城里人,鹅卵石砌成的古民居里,住着充满情调的艺术家们。除此之外,“全国环境优美乡”坂里的知青园、马洋溪水陆空俱乐部的“福建第一漂”、成为中国地理标志的石铭村芋头、旺亭村的香蕉、科山村的“状元蜜桔”……长泰县各乡镇场区都积极发展农村“一村一品”,每个村挖掘自己的特色,打造不一样的品牌,形成百花齐放的局面。以长泰岩溪镇为例,全镇发展国优芦柑、无公害蔬菜、优质茶叶等传统优势农业,扶持花卉产业发展,巩固提升加大专业合作社、科技示范户资金扶持力度,推动传统农业向专业化、设施化、规模化转变。上蔡、石铭、锦鳞、甘寨、珪前、珪后等省道沿线各村的土地流转加快,种植户们在政府的鼓励下扩大规模,形成连片效应,完成土地流转1720亩,发展花卉苗木1610亩,千亩瓜果,芦柑成林,不仅带来了效益,还形成了一派独特的田园风光。此外,长泰还以交通圈拓展城市圈,以城镇带动农村,加快推进城乡一体化建设,通过构建“四高四连”的高速公路网络,以及“四纵四横”的交通路网骨架,向下延伸一批直干路、框架路,带动土地开发、城镇建设,以城建收益、土地增值,反哺基础设施建设,形成循环投入、滚动开发的格局。结合闽南民俗文化村、生态旅游景点,政府配套建设游客接待中心、乡村公园,铺设人行步道,对接龙津溪西岸16公里慢道系统,培育以领略自然山水、品尝农家饭菜、体验农事活动为主的特色乡村生态文化旅游线路,带动农业转型、农民致富。高品质果品供不应求,农家乐餐馆兴起来了,乡亲们的小楼房盖起来了,汽车跑起来了,街上的品牌服装店都多了,大家都乐开了花。在田间地头、历史古厝旁,每一个令人惊叹的答案都说明:除了城市反哺农村能促进农村的城镇化,农村本身蕴含的无限潜力才是让农村城镇化最真实有效的动力。就地城镇化的创新思路,让村民们更快感受到了家门口的春天。

所以说,长泰县的春天是奔跑的,经济在奔跑,建设和绿化在奔跑,农村和城市在奔跑,2007-2013年长泰县连续七年获得福建省县域经济发展“十佳”县的荣誉称号。身在长泰县,不要问自己是在城市还是在农村,因为城市与农村本没有根本的界限。新型城镇化的答案,不是单纯把农村建设成另一个城市,而是二者的完美结合,让城市的繁荣融进乡村般的园林里,把农民脚下的资源变成农村致富前进的根本渠道,甚至把城里人吸引到农村来,以人的流动带动城镇的自热扩大,让城市和农村交替成长。

二、流动的星星

远远的街灯明了,

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。

天上的明星现了,

好像闪着无数的街灯。

——郭沫若《天上的街市》

这首诗的段落刻画了一种繁华的夜景与浪漫,它的现实版可以在长泰县经济开发区里找到。

长泰经济开发区地处于长泰县的东南部,1997年设立,22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工业企业就有268家,是首批国家发改委审核通过的省级重点开发区、首批国家低碳工业园区,已初步形成文体用品、光电照明、机械制造、超细纤维等四大主导产业,成为长泰县经济发展重要增长极。发达的工业吸引了大批的技术精英与普通打工者,常住人口6100人,外来务工人员多达35000人,是典型的外来人口聚集地。每当一天的忙碌落幕,低碳生产的开发区的夜空暗下来,星星开始闪烁,主要的街道上也如银河般点亮,灯火通明,行人如织,大型超市、3D影院、特色小吃店里人头攒动,犹如银河里流动的小星星。 在这些流动的星星里,不乏博士、精英,但大多数是基层生产线上的普通工人,他们来自全国四面八方,支撑了工业的大量劳动力需求,渴望被城市真正接纳为市民。开发区的立达信绿色照明股份有限公司员工范洪龙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东北汉子,他说:“现在,我的薪水已经涨到了每月4500元以上。我已经在长泰买了房,孩子也在开发区兴泰小学上二年级,一家子能在一起就是件幸福的事。”身为招聘专员的他通过亲情招工的模式有效降低了员工离职率,企业的返工率都在96%以上。和范洪龙一样,如今把家安在长泰的外来工数量正逐年增多。

近年来,长泰不断完善经济开发区以及其他工业区的学校、医院、农贸市场、员工公寓、休闲广场、公交车、大型商场、影剧院等设施,路、水、电、气、绿等基本配套以及休闲娱乐、教育医疗、金融银行等公共服务配套一应俱全。外来人口在户籍上享受漳州先行先试的户籍改革落户政策,有机会享受和本地人一样的教育、医疗条件,“福建省和谐劳动关系园区”的殊荣便是最好的印证。此外,岩溪镇、古农农场、金里村等地的居民户籍也被纳入了城镇范围,城镇化的范围从地域到人实现了进一步扩大。这样的新型城镇化,既尊重GDP,也尊重人。农民进城打工,并不意味着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,户籍、住房、相对稳定就业机会、舒适的工作环境、体面和受尊重的生活成为多数农民工(尤其是80后、90后新一代农民工)的考量点。只有在提高农民人均纯收入的同时,以配套体质机制提高幸福指数,像星星一样地珍惜和爱护他们,新型城镇化在外来人口市民化的方面才有了真正的落脚点。

城市不像城市,像河流边上的家园,农村不像农村,仿佛欧洲度假胜地,工业区更不像工业区,像森林里的生产基地,这就是长泰。她就是一卷神奇的动态画,画布一展开,清新的绿色到处流动,人群和高科技的灯光星星点点,美意震撼。没有大拆大建,“宜工则工、宜城则城、宜商则商”,人口就地城镇化,城镇建设品味化,新型城镇化的创新做法得到了最人性化的体现。我们看到,长泰把建设目标从“厦门后花园”一跃变为“厦漳泉生态核心区”,这不仅仅是一个定位的转变,更是长泰这座充满生机的小城所展现的城市自信与独特视野。相信,新型城镇化的道路在这样的魄力与魅力中将越走越好!

0
Beijing Escort
escort shanghai - shanghai escort - shanghai escorts 我要啦免费统计